你的眼睛像铜矿(5-6)part1完结

第五章 法师塔遗迹

升天节当天他俩各自累个半死,一前一后回到房间后,话都没说两句,也没讨论接下来的行程,直接一个趴床一个倒地睡到天亮。

然后第二天一早企图出门时被一场雨泼了回来。

雨势凶猛,即使在午后能下完,那泥泞的路面也走不了多远。背着载着满满的货物在黑夜穿过森林是大部分人都不乐意做的事。所以酒馆如今里里外外挤满了人,在他俩房间门外走廊上就有人蜷成一团睡得呼呼作响,楼梯上也有人坐着躺着,于是托尼在把门锁住以后还在里面用拨火棍和木柴顶上。

“有必要时我们可以把床抬过去。”史蒂夫提议。

“你还有力气抬床,我都快饿晕了。”托尼的肚子应景地发出哀鸣。

史蒂夫递给他一根东西。

“甘草?你简直把我当兔子。”牢骚归牢骚,托尼还是接过,嚼起来。

木窗关着。窗外檐上雨声哗哗,门外楼下人声吵杂。在托尼关上门之前,他们在争抢一个坐在餐桌上的位置,现在不知是在争什么。既然还没有打到上楼来,托尼也就不太关心。牛油烛最后摇曳一下,熄灭了,房间陷入黑暗。

托尼嚼完最后一口甘草,打破沉默:“今天走不成了。”

“嗯。”

“地上种族真麻烦。”

“在你家乡不必因为下雨取消集市对吧。”

托尼没有回答。

史蒂夫知道他又在回避关于矮人相关的任何提问,于是换了个话题:“店主应该已经躲起来了。”

“他要是够机灵的话就该把自己锁在储存室里,那地方一般门够结实,而且也有东西吃。”

史蒂夫忽然一笑。“我听过个故事,巨人袭击村庄的时候,父母把孩子藏进地窖,跟他说把里面东西都吃完才能出来。等他出来已经过去十年,村子早就烧得连灰都不剩。”

“这故事我听过,被你说得真无聊。少年英雄洛安,用地窖门板作武器,打败整支巨人军队为村子报了仇。他是我最喜欢的英雄。他的故事我能跟你说三天三夜。”

“你会喜欢人类英雄?”

“呸,他是矮人,称号‘橡木盾’。在魔法时代不靠魔法成为英雄,有谁比他更矮人!”

托尼见到史蒂夫朝他看来,如果人类的眼睛能在黑暗中视物,他们现在正是四目相对,然而对方的眼神并未落在他身上,而像是落在他身后某个遥远的地方。

托尼所见过的修士,基本都和斯塔克家的管家贾维斯一样,为表示谦逊,总是顺着眼将视线落在较低的地方。看两名修士对谈时,简直像两人都在对着自己脚尖说话。而史蒂夫这即使看不见也要看着对方眼睛说话的毫不畏缩的态度,真不像是修士,更像是战士。

“也许我就是战士的后代。”史蒂夫说。

托尼这才惊觉自己已把脑子里胡思乱想宣之于口。

“把我交给修院抚养的是个矮人战士。我也许是他战友的后代。”

“既然你还有抄写法术卷轴那些疯子文书的天份,没准还是个法师的后代。”

“……我做过沙漠的梦,就像一辈子都住在那里。可我从来没去过沙漠。”

“我有个主意。”托尼刚把话说出口就觉得自己要后悔,但他的舌头像有自己的意志一样弹动起来,“我知道一个旧法师塔的遗迹。到那里去过一夜,看你能做出什么梦。”

 

五天后,有一高一矮两个人耷拉着肩膀穿过树林,一步一个泥脚印。
  “是谁说不要招惹软泥怪的!”
  “是我。”高个子的头发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发色了,“我只想凑近一点看清它的颜色。”
  矮个子撸一把胡子,把一捧泥举到同伴面前:“现在看清楚了!”
  “托尼,扔掉,它会损害你的皮肤。”
  “我的胡子和头发都被它泡着,如果以后秃了就找你算账。”
  “我们能找到水的——听!水声!”史蒂夫拉住托尼的手跑起来。
  快到岸边时,托尼把史蒂夫的手甩开了。史蒂夫没在意,迅速地扔下背包,脱掉外袍和长内衣,一大步迈进水里。冲掉头脸的泥污后,他才发现同伴并没有过来。
  “托尼?”
  矮人用头盔打了一头盔水,坐在岸边慢条斯理地清洗胡子。
  “你这样洗不干净的,而且慢。”
  “不要你管,老妈。”
  “过来,托尼。”史蒂夫朝他走了几步,“水不深,才到膝盖。”
  “石头在上!你就不能遮点东西!”
  “我在洗澡!”
  “你的独眼龙瞪着我呢!”
  “别胡说八道,你一慌就胡扯。快下来。你不想变秃子对不对?”
  “我忽然觉得没毛鸡蛋脑袋也挺不错,能吓人,就像弗瑞那样有威吓效果。”
  “你的盔甲会锈得破破烂烂的。”
  托尼犹豫了。他又看了一眼水面,确实只到史蒂夫的膝盖。“你会游泳?”
  “我还救过落水的人。过来,托尼。我能帮你洗后背。”
  托尼用脚尖试探了一下,站到水里。
  史蒂夫坐在水里帮托尼洗头发,托尼洗着盔甲。
  “你戴的那个是什么石头?”托尼问。
  史蒂夫挂着一个灰白色的吊坠,两指宽三指长,形状不规则。
  “我不知道。母亲给我的。从小就戴着。”
  “摘下来会发生什么怪事吗?”
  “不会,”史蒂夫笑,“我最近才给它换过绳子。”
  托尼在史蒂夫怀里转过身,看那根新挂绳——一根普通的皮绳。近看才发现那吊坠未经任何雕刻,但边缘磨得很光滑,灰白的表面还有零星的褐色斑点,不像任何一种他见过的石头,显然这也不像什么珠宝。
  “奇怪的护身符。”托尼咕哝。“喂,在那破地方待了两夜一天,你到底有没有做预知梦?你睡得跟块石头一样。”

“没有。”他答。

 

一片光海。黄澄澄金灿灿明晃晃的光之海洋。从地面堆积到洞顶的黄金。黄金之上是橙黄的阳光。阳光里闪耀着星星点点的砂尘。砂尘舞动,摇曳,盘旋,卷扬,变成砂的风暴; 再呼啸,席卷,怒吼,荡涤,倾泄,飞散,变成沙的海洋。风沙沉寂,星辰隐没。无边黑暗。

 

第六章  边境堡

托尼带着史蒂夫在树林子里又钻了一天多,才从一处浅滩趟水过了河。到达边境堡时已经将近日落,城门早早地关了,他们只得钻进一家路边客栈。

“……好响的炮声。不知是不是打仗了。”坐在吧台前的长发男人对同伴说。

“什么炮声?”托尼插嘴问道。

“你从哪来?怎么会没听到?”长发男和他的同伴朝托尼望来。

两天前的夜里,也就是托尼和史蒂夫钻到旧法师塔遗迹的地下室去过夜的那个晚上,在西边山岭方向有莫名炮响,五记。

史蒂夫觉得托尼脸都白了。

“西边哪个山岭?!”

“不知道!你别扯我,我真不知道!从来没人去过那边!”

史蒂夫看到一个卫兵模样的人跟着不知什么时候溜出去的吧台酒保朝门口大步走来。

“托尼!”史蒂夫连忙架住同伴拉开。托尼手脚并用地挣扎着,一副想要扑出去跟长发男拼命的模样。

“你家乡的方向吗?”史蒂夫在他耳边轻声问。

“不是!”托尼突然静下来,迟疑了一会,“可能是贾维斯住的地方。”

史蒂夫顺利地把停止挣扎的矮人拉到了客栈外头。手执长枪的卫兵警惕地注视他俩走远,转头跟酒保说了两句,还是进了客栈。

史蒂夫把矮人扯到离客栈一箭之地以外,见他脸上不再有怒意,这才问:“你会骑马吗?”

“什么?”托尼茫然地看着他,“不会。”

“在这等我,别动。”史蒂夫往回走。

“你要干什么?”

“在这等我。”史蒂夫头也没回地重复一遍。

托尼可没打算不动,他迈步就往史蒂夫的反方向走。下了碎石坡就是入堡的大路,沿路再走远些就是河边哨岗。矮人的夜视力好得很,刚刚日落对他赶路不会有什么影响。

马蹄得得奔近。减速。正正勒停在他面前。他的眼睛正对着马的前肩,看着黑褐的长鬃飞扬扫落,滑过健壮结实的胸。

石头在上。这马得有16手宽高,肌肉发达,毛光水亮。

“发什么呆。包给我。”史蒂夫的声音传来。

“石头在上。你偷了谁的战马?”

“我不偷东西。”史蒂夫抢过托尼肩上的行李搭到马背上,整理平衡,捆好。

“不可能。”斯塔克对着马肩喃喃,“瞎子都能看出这是精兵守卫才能骑的良种战马。你没带多少现钱。我不相信新约克城修道院的威名能震到边境这些老兵油子。我们是不是得赶紧逃跑了?!”

“别这么紧张。马很敏感,你的情绪会传染它。”史蒂夫拍了拍他的肩,又拍了拍马颈,安抚地摸了几下。

“我他妈觉得你对我跟对它是他妈的一个样。”斯塔克仍然冲着马肩嘀咕,“住手。不准碰我。你要敢像对它一样在我脖子上摸一下我就掏锤子砸掉你那口完美的大白牙。这该死的家伙到底算是栗色还是骝色——”

他突然脚下一轻,视线就对上了马耳朵。

“别乱动!你很重!抬腿!伸脚!挪屁股!坐下!”

他现在看着马的后脑勺,不对,这不叫后脑勺,这是马脖子。长长的黑褐色的鬃毛,抓在手里倒没有原以为的柔软。

“不行你这么坐可能会掉下去。你有带长绳子吗?”

“你敢把我捆起来——”

“——你就掏锤子砸掉我完美的大白牙。那么你愿意转个方向坐,像个小猴崽子一样挂在我的袍子前面吗?”

“如果你有这么长的鬃毛可以给我抓着的话。”

“抱歉我的胸毛没那么长。”

斯塔克笑出声。他坐直,转头看向身后。史蒂夫正站在马的左腰旁埋头翻行李,平日垂到脚面的长袍下摆撩起掖在了腰带上。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人类仰脸对向他的目光:“而且它是卷的。”

“跟你以后的老婆说去。长成三角都关我屁事。你右手往下第二个口袋里有一条生皮束带。”

史蒂夫翻身上马,落到他背后,动作干脆利落,毫无生涩。不过他没把斯塔克绑在马身上,而是绑在了自己身上。

“好了。这下就算摔下去也有人垫背了。”

“谁垫谁?”

“谁沉谁在下面。”

“橡树桩子。”

“小铁秤砣。别废话,给我指路。”

“应该我拿缰绳。人类在晚上根本是瞎子。”

“今晚圆月。我看得见。指路!”

 

史蒂夫·罗杰斯的旅行结束了。托尼·斯塔克的归途刚开始。

【part 1 完结】

【part 2自然是托尼的归乡路,有空再搞,希望能在内战上映前折腾完   看完电影觉得没法继续写这个。】

评论 ( 1 )
热度 ( 10 )

© 酿青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