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授翻】小绝地会梦见西斯羊吗?07

草格: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第七章

后记。一个月后。


帕德美对刚才降落在他们阳台上的那个人露出了微笑。

“肯诺比大师,”她的笑容扩大了,张开了双臂。

他们热烈拥抱了彼此,这个拥抱代表了许多含义。这是他们在那命运性的一天之后的初次再见。那天之后,每个人的思想和内心都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而这物理上的接触似乎又将所有的一切都带向了正确的一面。欧比旺在她的肩膀上点了点头,同意了他们彼此的想法。

他们松开了彼此,他问道,“现在方便打扰吗?”

“当然可以!”帕德美示意他们走进公寓里去,两个人前后脚跟着。“我们一直都很欢迎你的,你知道吧。”她温柔地责备道。

“我知道,”欧比旺抄起手,让棕色外袍的大袖子盖住了双手。。“但我们所有人都需要时间……去处理并接受所有发生了的事情。我也明白安纳金会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需要更多的时间,而我不太确定他需要多长的时间。”

“他永远不会治好的。没法彻底痊愈。”帕德梅承认道,她垂下头。声音里的痛苦显而易见。“但他在尝试。为了孩子们,为了我,也为了他自己。” 

“他怎么样了?”欧比旺吞下了他喉咙里的哽噎。

“有好有坏,总归一天天更好。坏的时候,他会冥想慰藉自己,训练莱娅和卢克。这比任何事都有用,孩子们是他最好的药。” 

“孩子们怎么……”欧比旺迟疑了起来,不知道怎么说出他想问的问题。

“他们挺好的,谢天谢地,”帕德美对自己点点头,如释重负。“之前是因为那些反复出现的梦,以及不解其意才困扰了他们。现在他们知道了其中的意义之后,他们就放下了,毫无疑问了。”

欧比旺感慨地说,“孩子们接受现状并继续前进的能力是真正的祝福。”

“实际上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帕德美耸耸肩。“按卢克说的来看,另一个银河系的情况也已经在好转了。”

欧比旺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也许这是我们从中得到的另一个积极的教导。”

“什么教导?”

“在任何宇宙中,事物总是会走向好的一面。在漫长的黑夜之后,迎来的终究是曙光。”

“而安纳金永远是每个宇宙的关键吗?”他们走进客厅时,帕德美问道。

“他被选中的人,”欧比旺坐在了椅子上,言简意赅。

帕德美走到落地窗前,凝视着外面。

“被选中的人,”过了一会儿她说。声音里满是怨愤。

欧比旺转过头,满怀同情地看着她。他能理解她的愤怒。某种程度上,他深有同感。

“他就是,”他轻轻地说。我们不能逃避我们的命运。它迟早会找到我们的。”

“但是,安纳金发现在一个跟我们毫无干系的宇宙里他变成了谁,他做了什么,这能达到什么目的?认知到他堕入了黑暗面,犯下了种种罄竹难书的罪行,他能从这些里学到什么教训呢?”她低下头。“这只是伤害了他,永远也不会好。”

欧比旺叹了口气。他站起来,和她一起站在窗户旁边。他的眼睛随即就被那三个安静的人物吸引住了,他们坐在地上,坐在各自的小垫子上。

那里是不是就是一个月前卢克和安纳金产生了明亮光环的地方?看起来简直不可思议。仿佛过去了一生那么长。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三个人。安纳金坐在卢克和莱娅的面前,是三角形的顶端,另外两个和他们的父亲坐得很近。他们手牵着手,小小的微笑点亮了他们的面容。他们看起来很平静。

过了一会,他说道,“也许这一教训不是给安纳金的,或者说不完全只是给他的。”

“你是什么意思?”帕德美转向了他,表情严肃。

年长者的脸上掠过了一丝辛酸的微笑。

“我的意思是,这也许是给绝地教团的教训,”欧比旺的声音里满溢遗憾。“安纳金是唯一一个能将这个教给我们的人。最终启示只能来自于他。”

帕德美的眼睛晦暗不明地注视着他,思索着他的话。遗憾的是,她不得不承认了他的声明中。她点了点头。

“然而他付出了极其高昂的代价……为了这个启示。”

欧比旺皱起了眉头,眼神迷离。

“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黑暗中总有一丝光芒,而从光芒之中能诞生好事。”过了一会,他说道,无法从他的朋友和他的孩子身上转移视线。

帕德美随他的目光看去,一股甜蜜的温暖在她的心里蔓延开来。

“我肯定的说,卢克的治愈天赋还需要更多时间去探索发现。”她大声地说。

欧比旺忍不住笑了。

“卢克只会是个治疗者的。就算他的天赋前所未有,而我们这些年来使用原力的能力下降了,他的原力光环、他的自然天性、他一切所行,都写得清清楚楚,他,他关怀一切,彻彻底底,毫无保留。”他的表情暗淡了一些。“我们的自满蒙蔽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无法看到发生的事情,就像它阻止了我们发现那个潜伏在共和国核心几十年的西斯尊主。”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了充满希望的微笑。“卢克成全了安纳金的天命。”

“毁灭西斯吗?”帕德美讨厌自己理解不了这些东西。她一直以来都是在这些神秘的话语中摸索的。

“卢克出生之前,他就摧毁了西斯了。”欧比旺指出。“但卢克在另一个宇宙中影响了这件事。”他担忧的咬住嘴唇。“也许……安纳金仍然要履行自己被选中之人的天命。而卢克在两个宇宙都是催化剂,只是方式不同而已。”

“如何履行它?”帕德美心里感到一种奇怪的跃动。仿佛在等着他们承认某些什么重大的事情。

“引导教团新意识,更好的理解原力。”

帕德美抬起了眉毛。

“为什么我觉得你到这来别有用心的呢?”她一边笑着一边问道。不过她的话没有恶意。

欧比旺很有风度地脸红了。

“在过去的几个星期里,我一直在冥思苦想,想要理解安纳金所经历的恐怖的缘由。”

“那么结果呢?”

“一个画面持之以恒地出现,”欧比旺转过身面对着她。“安纳金在圣殿里,他在训练幼徒。安纳金在教导我们,启发我们,通过原力引导我们进入更高的层次,一个数个世纪以前绝地就该触及到的更高的层次。”

帕德美移开了目光,微张着嘴。她避开了他的目光,直到她集中了思绪。

“这么说来,你的意思是安纳金离开这个教团是错的,而原力就是这样告诉他回归正轨的吗?”

欧比旺并没想到这点的,但是帕德美的洞察力是如此的不可思议,以至于他瞪着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惊呆了。

“基本上,你说得对。”他的思绪转了一会儿,寻找着合适的字眼。“安纳金察觉到了正确的道路,但我们思维僵化,我们不愿意接受崭新的原力的认知,这使得他大为沮丧。而他的急躁和傲慢更是无济于事。他试着适应我们,但是他意识到了他输定了。他永远都无法达到我们的期望,所以他放弃了。实际上,这就是条死路。因为关于你的真相的大白于世只是时间问题,而到时委员会就将他驱逐出去。”他摇了摇头,对几个星期前的依然故我的教团感到深深的羞愧。

“但他很明智,他根据他的信仰训练了孩子们。”帕德美骄傲地说。

欧比旺点点头,微笑着回忆起了之前。

“我曾经告诉过他,他很强,也很聪明。他已经成为一个比我所希望的要好的多了一名绝地武士。”他哼了一声,又摇摇头,自嘲地说。“原力啊,我们真是瞎了眼了!我祈祷我们没有伤透了他,让他无法修复,我们没有失去命中注定要指引我们的光芒。

帕德美伸出了手,安慰地拍了拍他的前臂。

“你没有。”

欧比旺遇到了她热切的目光,不知何故,他的心跳漏了一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轻轻地笑了。

“安纳金昨天晚上跟我说了。他做了一个预知梦。”

“预知梦是……什么样的?”年长者的嘴巴突然发干。

“他看到了他自己在圣殿里训练幼徒们。看到了他自己指引着你们所有人去往你们寻求的新意识。”

欧比旺颤抖举起了一只手捂住了嘴。他的眼睛发红,泪流满面。

“那么他是不是……愿意遵循它这么做呢?”他声音哽噎。

“就像你说的,他那个被选中的人。是那个会给原力带来平衡的人。这是他的天命,不是吗?”帕德美笑容明亮,光芒四射。

欧比旺点了点头,泪水止不住地从他的脸上滚落。他的眼睛盯着那个站起来的身影。他一眼就能看出他年轻朋友的变化。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显得更镇静,更平静。他流露出完全的宁静平和。这是……奇妙地变化。这就是他面前的被选中之人。他不是那种他们所期待的令人敬畏、完美的精神领袖,而是作为一个不完美的,有缺陷的,犯过错误的人,他从最严酷的,可以彻底毁灭一个人的考验中历练了出来。

自大已然消失,安纳金•天行者的本心纯粹地绽放。这段经历使得他终于从黑暗面中解脱出来,他接受了他自己。这其中不正存在真正的明智之举吗?他现在准备好了接受他的天命,了解了为人的痛苦与脆弱,并超越了他们,升华自我,终于成为了他出生以来注定要成为的那个人了。

当他握住了孩子们的手,他英俊的脸上写满了爱意。触碰似乎唤醒了他的一部分。他的目光看向了欧比旺,仿佛他知道他一直在观察他。他双眼之中的决心,和热情夺走了绝地大师的呼吸。

安纳金朝他露出了会意的微笑,点头示意。

终于,一切都走向了应有的模样。

END

译者: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
第一次翻译这么长的文,不过这篇里面父子之间的亲情真的很美好,情绪感染也非常的棒
然而没有想到说最终有6w字这么长TAT差点死了中途,最后许愿希望萌父子亲情的可以更多一点吧QAQ

评论
热度 ( 58 )
  1. 酿青椒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 酿青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