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天父子】欢愉之所 ·上(Anakin x Luke)

一江白水:

考试前冒死激情写文


掉入深坑


走天父子太好嗑了,情亲+cp向尝试


Anakin x Luke


他们俩最后都在英灵殿见面了,永远不会分开了,官方HE啊




————————




欢愉之所


 




夕阳西沉。


卢克收回意念分身精疲力竭地倒在石板上时,一轮红日降临海面。


他经历过许多力不从心的绝望时刻,比如前不久听闻Han的逝世,比如圣殿崩塌梦魇一般的夜晚,又比如他还年轻的时候知道西斯尊主是自己的父亲,比如最后他死在自己怀里。


可卢克从不轻易流泪,即使悔恨与剧痛如巨石压肩,即使希望缥缈得如同水中明月,指尖流沙。


他只会心碎。




卢克感到自己的身体愈来愈沉重,他费力的撑开眼皮,看见温暖的橘色光芒洒落平静的海面,阵阵涛声安抚了嘈杂的耳鸣,原力在他体内流转涌动,是无与伦比的宁静。


他很早就知道绝地武士死后会化为魂灵前往英灵殿永生,但他从未像此刻这般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使命已尽,他该休息了。


卢克闭上眼,任由原力托着他轻盈的神思随风而上。这力量与生俱来,是血脉传承的一部分,却将他平凡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同时带来刻骨铭心的伤痕。而此刻他选择把自己完全交给这股同宇宙共生的温柔力量,交给他深爱的人们,仿佛与这一切和解。


灵魂抽离肉身,如释重负。


他就要去见安纳金天行者了,去见自己的父亲——这个想法带来心底一阵悸动,让他异常愉悦。


终于到了这一天,他将重溯往昔,踏过生与死的大门前往永恒的圣殿。


他们都在那里等他。


 


“他来了,我感受到了,可是怎么这样慢?”安纳金背着双手在圣殿外的石柱间焦躁地来回踱步。


“他就要到了,我们都知道。耐心一点,安纳金,他还有一段路要走。”


欧比旺摇了摇头,走回殿内。把所有重逢和相遇都留着这两人吧,等待从来最为折磨,他有些感慨,回头望了一眼。


安纳金倚在门前石柱上,光影将他的身躯无限拉长,化为一个问号。他已经等了很久了,可他知道有朝一日他们必将重逢。


“卢克……”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名字横贯了他这些年所有的念想,足以成为思念本身。


 


这是什么?


卢克漂浮在空中看到零星的画面从他眼前一闪而过,随后定格,如同古老的卷轴一般徐徐展开。他看到盛年的欧比旺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孩乘上逃离帝国的飞船,他看见塔图因熟悉的沙漠和农场,农场里跌跌撞撞成长的男孩。他看见男孩逐渐成为少年,踏上了那艘据说是全银河系最快的船,开启了跌宕的人生。


他意识到这是自己的命运的轨迹,如今他成了旁观者,像听传奇故事一样重温那漫长孤独的一生,他如鲠在喉,看到男孩取下维达的头盔凝视着自己父亲苍白的脸,他深邃的眼底倒映着少年悲伤的面容,他随着所有落亡的流星死去。


那时一切太仓促了,他没有眼泪。而现在,卢克移开眼凝视着自己泛着微光的透明的双手,鼻子一酸。


他想闭上眼,他想结束这一切,可那些画面仍不知疲倦地流淌着,他发现有什么和自己记忆中的不太一样了。


少年将维达的躯体置于火焰中,熊熊火光照亮了半阙天空,卢克屏住呼吸,他看到一抹蓝色的影子挣脱了那具躯体,化成了年轻的安纳金的模样。


卢克一时间屏住呼吸。


 


他不是没见过自己父亲的英灵,在胜利后的篝火晚会上,他那样年轻,那样美,仿佛世间龃龉从未侵蚀他的勇敢坚毅和善良,父亲笑意温柔的看着自己,攫住了他此刻的心跳和呼吸。


可他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除了熊熊烈火和被火焰焚尽的黑色甲胄,什么也没有。卢克看着少年跪在火堆前,双手痛苦的捂住脸。他没有眼泪,他的悲伤太浓墨重彩,使得周围草木凋零,鸟鸣哀切。


卢克的确没见过这样的安纳金。


他很高,金发潋滟,蓝眸深邃,神情肃穆而哀恸,他听见他说,卢克,我的孩子。


他是被他救赎的灵魂,心痛大于悲哀,他想要安慰他,补偿他,告诉他他爱他,是自己的一切。


但安纳金做不到。他只能缓缓走到少年身后,给他一个缥缈的毫无温度的拥抱。


这样汹涌的情绪霎时涌进卢克脑海中,让他再也抑制不住鼻尖酸楚,落下泪来。


除却篝火旁那一面,在他漫长而孤独的后半生中,他也不过见了安纳金寥寥数面,每一次都异常短暂,他还来不及酝酿自己的情绪,诉说思念与痛苦,他便消失不见。


“我很想您,父亲。”


他永远只来得及说这一句,而连这句话他都不确定安纳金听见没有。


可现在他却发现,在他被痛苦和悔恨折磨的每一个夜晚,安纳金坐在他床头,静静的凝视着他,帮他整理好凌乱的额发;他站在悬崖边的巨石上,安纳金站在他身后,展开双臂拥住他;甚至在他搭起木架烤鱼的时候,安纳金都会坐在他对面,用手撑着下巴歪着脸看他。


为什么,为什么从前他看不见?


怎么会——卢克渐渐走到长路的尽头,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他一脚踏空,直直坠落下去。


 


“从现在开始我永远在你身边了。”


他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人身上尚有硝烟和玫瑰的气息,他的声音坚定而庄严,仿佛穹顶下肃穆的誓言。卢克无比安心,他落入他,如鲸向海,如鸟投林。


安纳金安抚似的揉乱了卢克金色的乱蓬蓬的头发,两人的金发在夕阳下折射出同样的耀眼的色泽,“我一直在你身边,卢克。”即使你有时看不见我,可我的确陪你走完了那些漫长的人生旅程。


卢克搂住阿纳金的脖子,把头埋进父亲怀里。


他比卢克要高,肩膀也要宽阔些,如同一面城墙,挡下所有的不甘的悔恨,蚀骨的愧疚,苛责与诘难,最后他会告诉他,不要怕,卢克,我永远爱你。






tbc










可能是个英灵殿父子唠嗑日常吧(不


挣扎一下去复习,回头把剩下的发出来,May the Force be with me——


我永远喜欢Anakin & Luke Skywalkers (躺平)

评论
热度 ( 84 )

© 酿青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