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篮曲Lullaby:光明面传承】(待授权翻译)

普罗旺斯议长:

(扎心向)(给你的徒弟唱摇篮曲)
原文作者:bluedragoninamber

背景:关于原力,关于绝地,关于一首歌

关系:无CP向(光明面师徒)
角色相关:尤达杜库 杜库奎刚 奎刚欧比旺 欧比旺安纳金 安纳金阿索卡 欧比旺卢克莱娅

译者:前面我找到了一篇黑暗面之吻的传承(点我找找看),那么光明面传承的是摇篮曲(笑)。一个是亲徒弟一个是给徒弟唱歌,仔细想想挺萌的,不过糖里必然全是刀就对了。(总体上是糖大概)Enjoy~


———————————————————————————


尤达
尤达的种族并不属于人类,但是他的族人们--就像宇宙中的众多种族一样,父母们会唱歌来带给孩子们抚慰使他们安静下来。紧靠着他母亲那熟悉的粗糙的绿色皮肤,这是尤达第一次听到歌声,这是一首简单的曲子,它本身没有歌词,没有任何意义,仅仅的是曲调,却能使人平静下来,给人以安慰和宁静。
这是一首自尤达在他母亲身边口齿不清的学说话时就在听的歌,同样这首歌他也传给他的一脉绝地,一代一代,从师傅到徒弟。

扬.杜库
当绝地们带走扬.杜库的时候,他才仅仅两岁,他所能理解的只有这个奇怪的绿色小生物带他离开了他的父母,离开了他的家。
他在尤达的臂弯里哭泣直到他小小的师傅不得不把船调到自动驾驶档双手把孩子抱在怀里。尤达古怪的嗓音唱着他并不熟悉的曲调,但是节奏却宽慰人心,杜库很快就停止了啜泣并且在尤达的拥抱中陷入了沉睡。

奎刚.金
尽管奎刚知道这件事不提为妙,但是杜库,偶尔,也会同样给奎刚唱这首歌。当杜库在治疗大厅,坐在奎刚的床边唱它的时候他会说服自己“奎刚听不到自己在唱歌”,同时在内心拼命的恳求原力保护他受重伤的学徒。
杜库说服自己这首歌能够加快奎刚的恢复速度,所以他一定要唱给他的男孩。杜库永远不会承认其实相对于宽慰他的徒弟,这首歌多半是用来安慰他自己,把他拽出害怕失去徒弟的恐慌之中。他也永远不会承认在他的想象中尤达会和他一起唱着这首歌。

欧比旺.肯诺比
奎刚在多年以来给欧比旺唱过很多很多次这首歌。这首歌帮助他们在Melida/Daan之后重新建立他们的原力链接;奎刚在Tahl的火葬堆前唱起了它;欧比旺在奎刚因为悲痛而失眠的时候也唱给他听。每当欧比旺被抬进医疗大厅,奎刚会在那里用这首歌哄欧比旺受伤的身体好好睡上一觉。
很多年以后,在折磨与抗争中,悲痛的杜库在奎刚的火葬仪式堆前唱起了同样的歌谣。听到杜库的歌声尤达的心狠狠的扭了一下,因为他毫无疑问的知道杜库接下来会离开武士团,他用了也许太多原力得出了这个预言,当他下一次看到杜库的时候,他们会是敌人。

安纳金.天行者
在接下来的这些年中有几次,欧比旺也同样给安纳金唱了这首歌。当这个男孩从噩梦中醒来或看到了幻象或哭着思念妈妈或被其他学徒无休止的嘲讽、欺负,有时候甚至是他们的师傅也会看不起安纳金。
欧比旺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相对于他师傅对他的爱,他很明显爱安纳金更多。欧比旺笨拙的举起小安纳金,把他抱在怀里轻轻摇晃,唱起那首歌谣,回忆里奎刚的歌声还在耳边回响…

阿索卡.塔诺
在战区中间唱歌非常不合时宜,但是安纳金偶尔这么做,当阿索卡睡在他旁边而不是某个克隆人旁边的时候。阿索卡总问他关于他和欧比旺在一起时候的故事,安纳金只与她分享那些他们之间快乐的时光,直到她渐渐迷迷糊糊的睡去。顺着她的原力印记,安纳金为她哼歌就像欧比旺曾经给他做过的一样,他又想起了那些宝贵的时光,当他意识到欧比旺首先属于他,然后才属于绝地的时候。

莱娅 卢克
欧比旺把安纳金留在穆斯塔法焦黑的土地上燃烧,带着安纳金的孩子们逃走,他又一次唱起了同样的歌。他安抚着挑剔的婴儿们,声音因悲伤而破碎,因被不得不抑制感情而沉重,这的确是他能给它们的一切,在他先后把莱娅和卢克交到其他人的臂弯里之前。当他第一天被流放在塔图因贫瘠荒凉的小屋,第一次看着双子日升起的早晨,他又一次唱了这首歌,纪念他迷失在黑暗中的至亲之人。

--------------------

当达斯.维达对他展开致命一击的时刻,他和安纳金曾经共享的古老的训导链接里回响着这首歌的一丝回音。在这个时刻,当他的意识逐渐褪色,欧比旺感觉到来自维达那一端一闪而过回应,但是却转瞬即逝,对于欧比旺来说痛苦也随之消散,他投入原力的怀抱。

在这首歌的迎接下欧比旺得到了他当之无愧的奖励,陷入奎刚的臂弯,陷入他师傅的怀抱之中,他差不多花了一辈子来为自己的行为后悔,而他的师傅也同样非常渴望能弥补他,为他的仁慈和善良,奎刚其实从很久以前就早已经原谅了欧比旺。
就算在原力平和的秩序中,也一样有给后悔,忏悔,和宽恕的空间,这首歌见证了太多这样的沟通和交流。杜库跌坐在地上,哭泣,头埋在尤达的膝间,尤达轻轻拍着他,唱起了这首歌谣,杜库就这样抱住这个他爱过现在还依然爱着的男人,他们如父如子。奎刚把欧比旺揽在他的怀里,诉说着对他的骄傲,关心,爱,这一刻,这些话,欧比旺等了太久。

他们都知道原力中当达斯.维达咽下他最后一口气的时刻,他的视线直抵卢克眼底,欧比旺非常清楚他在等待,当被泪水模糊了眼睛的安纳金卷入他的怀抱。

“师傅!”他知道安纳金的道歉会及时到来,毕竟他们现在一无所有唯余时间。但是现在,欧比旺需要让安纳金振作起来,就像他还是他的小学徒的时候他做过的一样,欧比旺摇晃着他,在安纳金抽泣声的伴奏下唱出了那个曲调。安纳金感觉到困倦了,在治愈性休息的的困意占据他之前,他最后感觉到的,是欧比旺的嘴唇亲吻了他的额头。

死亡的确不是绝对的,这里有原力,他们在原力的帮助下守护着他们留在世界上的人们。他们和安纳金一起见证他的孩子们在阿索卡的指导下成长;他们看着阿索卡唱起了同样的歌谣,就像安纳金曾经唱给她的一样,看着卢克和莱娅反过来哼给她,自从欧比旺给他们唱过以后,这首歌就常驻在了卢克和莱娅心里。他们看着卢克建立起新绝地武士团---这里欢迎和接受依恋、家庭、和爱。当平衡回归之时他们感觉到了原力的满意,原力向他们回赠了这首歌谣,从一位妈妈唱给她的孩子开始,很久很久以前…

评论
热度 ( 50 )
  1. 酿青椒普罗旺斯议长 转载了此文字

© 酿青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