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屠狮



《羔羊屠狮》

本月暗黑幻想系新书,封面有阿兰·摩尔的推荐词,于是老实看完了内容简介——

女主角丹妮尔·凯恩是个有点古怪的旅行者,她公路旅行已有十年,不断收集线索调查好友莫名的突然自杀。她来到爱荷华州一个乌托邦一样的自由小镇,这里的人们都是些自由自在生活的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打算召唤一个守护精灵来当主持正义的执法官,事情从此异变。丹妮尔来时正好撞见精灵(一头血红的有三支角的鹿)攻击其召唤者的时刻,她和她的新朋友们必须设法拯救小镇,或者活着逃走。

[看到一半我的总结]

自由主义者聚集的乌托邦小镇动物农庄化了,有人想当号令他人的王,还不准他们自由离开,甚至残杀了一个孩子。被惹毛的人们原本准备暗杀他,克雷劝服他们,带领他们召唤了一个超自然精灵来主持公道。但这个精灵会反噬召唤者。

这作品就应该改编成漫画,由Aftershock出版。


第一章

  镇子的迎宾标牌重新漆过了。不知道原本写的是什么,不过现在它以清晰的印刷体写着:“自由镇,爱荷华州。城市尽头。编外。”一整个镇子,被衰败的经济遗弃,由侵占他人住房的不速之客与社会活动分子和无政府分子占据。
  这里是克雷最后生活过的地方,他最后消磨时光的地方,在此之后他往西边去,手握剃刀划过了喉咙。毫无征兆,并未呼救。
  我满心疑问。如果这事有答案,我得在这个爱荷华的自由镇里找到。
  我把背包甩过肩,扣紧腰部束带。这是克雷的背包。我把他的自杀遗书折起放在最小的口袋里。入镇的路是通向高速公路的双车道,路面的沥青斑驳发白。路两旁的树直冲天宇,我走在双黄线上,步伐轻快。
  走了一百码,转过几个弯,树木变得浓密,将整条路蔽入树荫。我看见前方路肩上有一头鹿,踩住路面上的什么东西。这只动物是猩红色的。血红血红的。我都不知道鹿会长成这种颜色。
  我横过马路到对面去,免得惊扰它,可是忍不住要盯着它看。它脚下的地上是一只死兔子,肚皮朝天,胸廓张开。那头鹿抬头看向我,猩红的口鼻滴着鲜红的血。
  在它的头右侧有一支角,而在左侧,有两支。
  “老天。”我说。 


第二章

  然后我看到了那头鹿。血红的鹿步下山岭,残阳最后的余晖落在它的后背,为三支鹿角投下尖锐的剪影。路上的家畜从它们的主人身旁退开,老人直起身,转身面对他的命运。
  那头动物人立而起,扬蹄踹向他的胸膛。他的胸骨像中枪一样大声炸裂,我的耳朵震得嗡嗡响。老人悄无声息地瘫倒,那头鹿将口鼻伸入他的胸口,掏出他的心。
  如果我有车,我已经逃了。我会待在某个安全的地方,任何别的地方。要是我有车的话。跑着去高速公路太远了,而且我有预感那头怪鹿会碾着我过河,碾着我穿越森林。鹿蹄会踏在我的背上,鹿角扎进胸口,将心脏高高挑起在垂死的我眼前。所以我没有跑。我站在原地,跟克雷的朋友们一起,被骇得不能动弹。
  “太阳快下山了。”瓦尔切悄声说,“到了晚上,没有电。”
  家畜再次退开,那头鹿从中穿过,下山,朝河边去,看不见了。各种动物慢吞吞地拖着脚步尾随而去。群鸟纹风不动,而那个老人则永远地不能动了。


第三章

  我们顺路走进那家标着“全民共产”的店。几个镇民正在那里往篮子里装土豆、胡萝卜和蔬菜——大部分都是早餐食品。这地方是杂货铺和旧货店的古怪混合体,既没有收银机也没有店员。前门边放着一台冰柜,里面有新鲜的瓶装果汁和自制三明治。有人在货架上用记号笔写着“饿了就拿一个”。我拿了瓶蔬菜汁。同一个人,同样的笔迹在瓶子上写着“喝完把我还回来,混蛋”。
  艾瑞克则从旁边标着“分装零食 请勿囤积”的货架上抓了盒果汁。我们就这样走出了门。没付现金,没有记账,没有刷卡,什么都没有。只有信任。我找到了一个全然互信的镇子。

评论
热度 ( 6 )

© 酿青椒 | Powered by LOFTER